人體-壽司-女體盛-裸體-模特兒-日本-料理-生魚片-餐點-宴會

人體壽司#4-女體盛-波蘭高級富豪上流宴會日本料理服務-美女模特兒肉體日式身體藝術女性餐盤-生魚片刺身-NYOTAIMORI

人體壽司 女體盛 在波蘭華沙

前言

人類的文化傳承繁衍,就是會在原地跟異地異國,融合當地跟當代的風格,衍生出不同的變種次文化。

披薩到了美國,就衍生出義大利人寧死不碰的夏威夷披薩

因為日本照燒醬 (TERIYAKI SAUCE) 在歐美逐漸流行,所以也出現了照燒雞肉披薩

經過了台灣珍珠奶茶大爆發風潮,也衍生出了珍奶披薩

披薩 PIZZA 本身,也有人說是從古希臘傳入義大利的。

而被視為義大利最經典拿坡里披薩標準食材的番茄,也是到了16世紀,才被探險家從南美洲傳入歐洲跟義大利的!

而台灣的珍奶/波霸奶茶/珍珠奶茶,素材之一的粉圓,也是源自於東南亞樹薯、跟當地馬來人等民族早就有的料理。

換言之,許多原本被視為是元祖料理、或者元祖料理起源本身的食材

往往也是來自於更早的其他老祖宗來源

而源自於日本北陸地方(現在的:福井、石川、富山、新瀉等縣)、山陰地方(現在的:鳥取、島根、山口等縣)少數地區!

原本也從來不是正統主流日本壽司文化的「女體盛」(女体盛り/ にょたいもり/NYOTAI-MORI)!

起碼自1980年代開始,「女體盛」,就已出現在美國歐洲的上流社會私人餐宴!

經過了40多年以上的名流富商口耳流傳、跟網路傳播!

「女體盛」也在歐美各國,各自開花散葉、融合當地特色、呈現出彼此獨有的特色!

不管是因地制宜的食材、對於充當「女體盛器皿/餐盤」模特兒選拔跟訓練的標準、跟其他衍生出來的儀式規矩!

都是各國各地不同!

這些區別,不能以國家為單位來看喔!

起碼要以地區、或者省份、縣市來看!

所以,如果小小3萬6千平方公里台灣台南口味、台中口味、花東口味、台北口味,都可以各自不同了!

更何況是國土面積廣大、動輒台灣十多倍以上的歐美多國哩?

就像美語,雖說從英國英語衍生而來!

先不論英國,就有英國東倫敦才有的東倫敦腔(COCKNEY ENGLISH,英國導演 GUY RITCHIE 蓋瑞奇的電影常會聽到)、倫敦腔、蘇格蘭腔、愛爾蘭腔、北愛爾蘭腔、威爾斯腔、約克夏腔!光英國本土白人,就多達十幾種以上的腔調,還沒納入各種外來移民腔調喔!

而且隨著年代改變,祖父母、父母、孫子女三代之間的腔調,也會改變!

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她在1950年代、1960年代的腔調 (YOUTUBE是個好東西,讓各位找得到許多舊資料),就跟1990年代以及現在2021年不一樣!

她的孫子威廉王子哈利前王子,即使身為堂堂大英帝國王位繼承人(哈利已跟妻子放棄嚕),但他們兄弟一般講話,更是充滿了許多美國用語。

而英語在美國各地隨著年代的發展,在紐約就有特有義大利裔腔(純義大利裔的影星 ROBERT DE NIRO 羅勃狄尼洛就是這種腔調,也是純義大利裔的影星 AL PACINO 阿爾帕西諾一般講話不會帶太多義大利裔腔,但他在《教父》黑手黨主題電影中就用義大利裔腔)、中西部中西部腔調(影星布萊德彼特、前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就講此腔)、德州有德州腔(小布希總統跟影星馬修·麥康納就是經典)、《阿甘正傳》電影內的阿拉巴馬等州的南部腔。而我在西雅圖讀大學,當地華盛頓州、跟同在西岸的奧瑞岡州加州,也有自己的腔調。

我也常舉自身的好例子:

我現在居住、我家族平埔+荷蘭+福佬漢人,父母雙方四百年以上故鄉的台南南區鹽埕 ()

註:民進黨林俊憲立委、前台南市長林錫山,就是家族親戚。抗議天王柯賜海、圖文作家徐玫怡(前夫是我堂哥、徐玫怡弟弟是我同學)、SARS防疫專家蘇益仁(他爸爸是我外公同班同學),也都是台南鹽埕人。台南鹽埕才是台灣正港最早的鹽埕,我荷蘭祖先就是在此跟安平建立鹽田的,只是暫時名聲不如高雄鹽埕

我太太來自台南南區灣裡 (2012年蔡英文首次競選總統,3隻小豬募款的起源)、

隔壁連接高雄市茄萣區 (台灣巴西混血兒吳憶樺、跟高級外省人龍應台不屑承認的故鄉),

鹽埕灣裡茄萣,三地連成一線,不過五、六公里,或者七、八公里,但就有三種台語腔調。

 

多元包容看 不同文化

因此!各位請用這種多元化的心態,來看待國內外的文化跟語言!

少用中共大一統的獨裁唯我獨尊心態二分法,來看這個世界!

(那些開口閉口就:我們中國人就是~~~、國外就都是~~~~,典型的二分法心態!)

而另一方面,我們也不需太期待這些西方各國「女體盛器皿」模特兒,都會比照日本傳統「女體盛器皿」女侍藝伎!

不太可能會在模特兒上場躺下之前,學日本去經過一連串的全身梳洗、跟降體溫等程序。

也不用太苛求這些西方各族群壽司師傅,是否受過真正數年道地的日本板前壽司師傅 (ITAMAE-SAN) 訓練。

畢竟!連我當年工作過、美國西雅圖地區之日本高級料理餐廳,都不能太照日本標準,來訓練當地壽司師傅了!

很多西方壽司師傅,可能訓練個不到幾周就上場!

哪能像日本傳統老店,動輒要求數年的師徒訓練?

(以上意見是當年我在西雅圖工作的餐廳從日本請來的幾位板前壽司師傅,親口告訴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