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生回家 田中實加 陳宣儒 說謊言 台灣人 高雄人 日本人 花蓮 殖民 後代 紀錄片 監製 日治時期 史實 日據~UNOLIN新聞評論2017-2

請看以下新聞:

◆ 20170101【田中實加傳道歉認錯 承認非灣生後代-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934404)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紀錄片《灣生回家》監製田中實加被控虛構身世,且始終交待不清,有媒體報導指出,田中實加今天透過遠流發出聲明,承認自己確實造假身分,並向社會大眾致歉。

據《聯合報》報導,遠流董事長王榮文今天表示,田中實加於上週五上午來遠流認錯,並寫了一份聲明稿向大眾說明真相。田中實加(本名為陳宣儒)是高雄人,過去她口中所稱的「外婆」,其實是在她高三時於火車站巧遇的灣生田中櫻代。

這份道歉聲明還說,田中櫻代把實加當成她的外孫女,資助她到法國、美國遊學,田中也稱她為自己的日本奶奶,她更坦言,自己在法國、美國都沒完成學業。

報導也提到,王榮文問田中實加為何要造假,她坦言因為說了一個謊「所以要拿更大的謊來圓」。

(完)

(圖片來源:請按此!)

◆ 20170101【昔合夥人批田中實加 不誠懇、不厚道、不講信用 –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934697)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灣生回家》作家田中實加坦承捏造灣生後代身分,曾和她合作的花蓮縣吉安鄉慶修院執行長陳義正說,當初就覺得田中實加「不誠懇、不厚道、不講信用」,所以和她結束合作關係,他也指出遠流應更正書中內容。

《蘋果》、《聯合報》報導,陳義正曾與田中有近半年合作關係,兩人在2012年鳳林鎮舉行「百鬼夜行祭」時認識,聽到田中要帶20多位日本灣生到花蓮,覺得很有意義,後來在吉安鄉舉行「吉祥安康平和水燈祭」時,兩人才有進一步接觸。

陳義正說,2012年兩人合作時,吉安鄉公所曾委託田中辦理農產品設計案,沒想到應付給廠商的尾款未付,引發他的質疑,結案後就沒再有牽扯。他還在合作期間發現田中說要發行書籍,以預購方式募款後,書籍進度卻一再拖延。

陳義正也指出,田中學歷是東京藝術大學,卻不精通日語,要透過翻譯與日人溝通,書寫日文、發音也有許多錯誤。陳義正說,如今田中爆出學歷造假、財務不清等,他不覺得意外。

陳義正還表示,紀錄片涉及的贊助款項多半是友人情義相挺,但田中卻對外說是她賣房、賣畫而來。片中人物也並非全是田中發掘的,有些由友人提供幫忙,或是灣生清水一也提供的,但田中卻「整碗捧去」。

陳義正說,灣生的紀錄片和書他都沒完整看過,不過根據紀錄片前導片中的灣生還在世,且故事是由其口述給田中,推斷紀錄片真實性大於書籍。

(完)

 

◆ 20170101【田中實加身世造假 陳芳明:最險惡的行為 –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93454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紀錄片《灣生回家》監製田中實加,先前被質疑身分造假,如今透過遠流發出聲明,坦承真相,並向大眾、灣生、支持者等人致歉。政大台文所陳芳明,以《灣生回家》的支持者身分,針對田中實加利用人的善良進行欺騙,表示「這是最險惡的行為」,感到失望與挫折,還沉痛地說,「到現在,我還不知道如何使自己的情緒平息下來」。

陳芳明稍早在臉書上分享媒體報導田中實加道歉的新聞,並寫到,她被發現身分造假後,一直逃避所有的質疑,事件至今延宕這麼久,田中實加才出來認錯,這已不僅止於身分造假而已,也傷害了當代人、上一代人,甚至是褻瀆了台灣的歷史。

另外,陳芳明認為,過去因為黨國體制的長期蒙蔽,無法清楚認識台灣歷史,沒想到田中實加利用這種蒙蔽,又進行另外一種欺騙,「這是利用台灣人的歷史失憶症,才使謊言獲得了存在的空間」,更嚴正指責她「藉機募款的活動,更是不足取」。

陳芳明還以自己的岳母為例,講述「灣生」的定義,他表示,自己的岳母就是京都人,內人卻從未自稱是灣生,「灣生必須是日本人在殖民地時期移民台灣,他們的後代在台灣出生,戰後被遣送回去日本,他們才被稱為灣生」,還稱在日本,灣生一詞其實存有文化歧視的意涵,並批評,田中實加利用了日本移民二代、上一輩台灣人的鄉愁,拍出《灣生回家》這部片。

(完)

筆者評論

UNOLIN的新聞評論:

紀錄片《灣生回家》監製田中實加(本名為陳宣儒),原來不是日本人、不是灣生的後代,而是道道地地、土生土長的高雄人。

這也多少連帶影響了《灣生回家》著作跟這部紀錄片中,呈現的事蹟,會讓某些人以為是捏造的,但這灣生的故事,的確是當年日治時期的史實啊!

這新聞給我的感概跟啟示,就是我長年謹守的處事原則之一:

「不要說謊,不然你要編出更多的謊言來圓謊!」

身為一個超級怕麻煩的人,我儘量選擇不要說謊。

不然會越抹越黑,要用更多的謊言來掩蓋掉前面撒的謊!

而且之後若又自己打臉、不能自圓其說,那更是糟糕!

而且人類彼此要建立信任、信賴,都不容易!

一旦人家知道我們有說謊紀錄前科,就更難相信我們所講的每一句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