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母峰-梁聖岳-劉宸君-山難-情侶-尼泊爾-登山者-喜馬拉雅山-埃佛勒斯峰-死亡-台灣-國際-登山隊-遺體-乾屍-地標-父親-經歷-爸爸-奇萊山-大霸尖山-雪山-中央-山脈-探險-大專生-大學生-摔死-凍死-冒險-極限-運動-爬山-高山症-高峰-搜救-失敗-親身-經驗-分享

梁聖岳劉宸君-聖母峰山難台灣情侶-尼泊爾喜馬拉雅山-國際登山隊遺體地標影片-父親身經歷:奇萊山大霸尖山雪山區大學生死亡

梁聖岳 劉宸君 聖母峰山難情侶 & 我爸登山經歷

最初標題

《聖母峰梁聖岳劉宸君山難情侶,尼泊爾登山者喜馬拉雅山死亡喜馬拉雅台灣國際登山隊遺體乾屍地標,父親經歷爸爸遇見奇萊山大霸尖山雪山探險大專生大學生摔死凍死傷搜救失敗親身經驗分享》

相關新聞報導

請看以下新聞:

★ 尼泊爾山難困  47 天!梁聖岳獲救 女友過世3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2049090)

劉宸君+梁聖岳照片

第一張相片說明:

結伴攀登喜馬拉雅山聖母峰失敗,一死一傷的台灣情侶:梁聖岳()+劉宸君()

梁聖岳+劉宸君

聖母峰-梁聖岳-劉宸君-山難-情侶-尼泊爾-登山者-喜馬拉雅山-埃佛勒斯峰-死亡-台灣-國際-登山隊-遺體-乾屍-地標-父親-經歷-爸爸-奇萊山-大霸尖山-雪山-中央-山脈-探險-大專生-大學生-摔死-凍死-冒險-極限-運動-爬山-高山症-高峰-搜救-失敗-親身-經驗-分享

(圖片來源:FB臉書。)

★ 瑞士登山傳奇斯特克 今天攀爬聖母峰失足身亡自由時報電子報 :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052667)

★ 女哀求別丟下我聖母峰乾屍變地標 每具背後都有故事 |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60601/708277.htm)

★ (維基百科:1922年以來喜馬拉雅山登山死者名單,超過280)

LIST OF PEOPLE WHO DIED CLIMBING 梁聖岳+劉宸君: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Mount_Everest_death_statistics)

聖母峰上的歷年國際登山者遺體

參考影片,登艾佛勒斯峰/ 聖母峰失敗死者遺體影片,網頁說明有附上某些死者的姓名、國籍跟死亡年份。

登頂失敗遺體影片

第一個影片:

聖母峰上的遺體 BODIES ON MT EVEREST

BODIES ON MT EVEREST

筆者評論

我的評論:

我是長子我爸以前也常登山,有拿過某項田徑全國紀錄的他,體力不比原住民差,連原住民山青也稱讚!

我還記得,大約在讀幼稚園大班、還未上小學時!

我爸有一次,帶我去台北以外的北部某山區 (桃園市?新北市?宜蘭?)

我們父子去找爸爸他當年一起登山的原住民友人敘舊聊天!

他們原住民一家,還招待我吃生飛鼠腸等原住民料理,也讓才四五歲的我,喝了幾口小米酒!

那是我第一次鮮明地感到頭暈暈,走路搖晃難以控制!

而也就是在那次,聽到原住民()親口稱讚爸爸登山的好體力不輸他們的啦! (註:當時都還叫原住民為「山胞」或「蕃仔」)

也不要怪我爸爸沒制止我喝酒!

其實我們家族的小孩子,跟歐洲某些國家一樣,很多都在小時候,父母們就允許我們品嘗一點啤酒等酒類了!

至少我後來酒量變得很好,在國外讀書時,也臨時上陣,空腹未進食,就替台灣同學會打敗亞洲其他各國代表,拿下喝酒比賽冠軍。

我一生至今只喝醉過兩次,那次比賽是其中一次。

但我平常並不常喝酒,也不會酒駕開車!

第二張相片說明:

吸引全球多少登山者終生期盼攻頂、但也命喪此處的全球第一高峰:

喜馬拉雅山的聖母峰/艾佛勒斯峰!

喜馬拉雅山-聖母峰

聖母峰-梁聖岳-劉宸君-山難-情侶-尼泊爾-登山者-喜馬拉雅山-埃佛勒斯峰-死亡-台灣-國際-登山隊-遺體-乾屍-地標-父親-經歷-爸爸-奇萊山-大霸尖山-雪山-中央-山脈-探險-大專生-大學生-摔死-凍死-冒險-極限-運動-爬山-高山症-高峰-搜救-失敗-親身-經驗-分享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回到登山的主題!

在我媽肚子懷我的那一年  (1971) 或我出生後不久!

有一次,跟我爸一起登山的登山社大學生、還是大專生,他或他們,在太陽快下山時跌下懸岩受傷、整夜哭嚎求救!

因為天色昏暗,我爸爸他們無法救援、也無能為力!

等到隔天早天,大夥攀下山岩去找人,此大學生/大專生已經不幸死亡。()

(註:我還需要確認地點是奇萊山?大霸尖山?雪山?

還有受難者是:台大?清大?台北工專?還是其他大專院校?

另外到底是幾個人墜崖?)

當時也不像現在,有隨叫隨到的救援直升機(花的都是咱們公帑)

(其實在1972年的奇萊山邱高等三人山難失蹤事件,就有出動直升機搜救,但那次是當時的特例!)

遭遇這一次、或者這幾次的登山傷亡事件之後!

我爸也因為不想要他的長子看不到爸爸、妻子變成寡婦,後來只好忍痛放棄了登山這喜好。

不然以我爸爸當年的體力跟財力(當全聯的徐重任賺月薪9000元的同時,我爸當時開公司已經可以賺10萬以上月薪)

以及對於登山準備等事項,處理的科學化細心態度跟腦力,應該是台北工專第一名畢業的爸爸,搞不好也會成為台灣登山界的天王!

他搞不好也會去挑戰國外登山 (如果當時沒戒嚴、台灣人可以更輕鬆出國的話)

也搞不好,會成為以上新聞中聖母峰的眾多登山者們乾屍之一。

喜好登山者跟喜好其他極限運動者,對於自己的生命,都有跟常人不太一樣的看法跟標準吧!

對他們而言,能夠為興趣而死、能夠死在挑戰的途中,也是一種吸引力跟魔力跟榮耀吧!

我爸如果不是結了婚、而且決定以妻兒家庭為重,可能也不會選擇放棄登山,他一定也經過了內心一番掙扎!(不過他後來還是常去健行啦!當天往返的那一種!)

所以我不會輕易地、非黑即白地、批判這些執意要登山或從事極限運動,然後死在這些活動之中的人。

至於說,有人說從事這些運動,會讓父母家人擔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